网站搜索
用无私的手,点燃他人生命之光--加入宁养义工
汕医宁养义工队“尊重生命”海报设计比赛
感想·随笔
[成都]宁养服务实践之路 (成都宁养院护师 贾艳皊)
发布单位:四川大学华西第四医院宁养院 发布时间:2023-5-12

两次鞠躬下的赋能

上周宁养院门诊的一天,患者李爷爷的女儿和女婿来宁养院感谢宁养院工作人员,宁养服务和宁养工作人员的家访,让李爷爷生命最后一段路从来没有那么高兴过。李爷爷的女儿接着便细致描述李爷爷在宁养院工作人员家访过后,李爷爷的笑容,以及多次谈到宁养家访时的兴奋心情。我解释到:“可能是因为我们带去一群学员,与李爷爷击掌聊天,让他有了久违的社会连接感。”

 

李爷爷的女婿站在李爷爷女儿的旁边,听到我说这话,突然对着我鞠了一个躬说:“真得感谢您。”我说这是我们宁养院应该提供的服务。话刚落音,他又向着我郑重鞠了一躬说:“真得感谢您。”我反射性地回了他一个双手合一的动作说:“也谢谢你们让我们的服务有了价值。”心里瞬间涌起一种说不出的复杂的慌乱来。工作那么多年,我收过感谢的话语,收过感谢信,收过锦旗,收过哈达,还真的没有收到患者过世后家属给予的这种郑重其事的鞠躬,而且是两次对着我鞠躬。因着这份诚意的鞠躬,我们宁养工作人员的服务价值好像有了全然的呈现。送走李爷爷的家属,心中复杂的慌乱变成了涟漪般的柔软,激励着我们为着这份职业价值感而努力。

 

我的泪是因为疼痛

这周一家访一患者,家访时,患者卷曲在床上,泪光点点。我问:“医生给您更改了镇痛药服药剂量,您的疼痛控制得好些吗?”患者的一段话让我特别动容。她说:“一直痛,知道您们要来家访,我特意在你们到来前吃了一片盐酸吗啡片,以防你们在的时候,我疼痛起来就不好在你们面前魬(形容身体挣扎的状态)。”我惊诧地说:“为什么您疼痛那么剧烈,不告诉我们宁养院,让我们医生为您调整用药呢?”患者说:“我担心(镇痛药)耐药了更恼火!我不怕死,但这太痛了。”我当时疑惑地追问她一句:“您都说您不怕死了,怎么就不吃镇痛药控制疼痛呢?”过后,我突然明白过来,患者是担心她的疼痛越来越痛,如果吃多了镇痛药物,镇痛药耐药就不起镇痛作用了,若再痛起来,那就真没办法了。

 

我于是又改口告诉她:“我们宁养院已经服务了6500多人了,这6500多人中还没有因服用镇痛药耐药而控制不了疼痛的患者。”患者又说:“那吃那么多药物,2天就把药吃完了,还得麻烦亲友去取药,太麻烦她了。”我立刻回应:“如果您的镇痛药加大用量,宁养院还是根据您的服药量给您开1-2周的药物。”解除了患者服用镇痛药的种种疑问和担忧后,患者接着说:“这个疼痛真是把我整伤了。很多人看到我眼泪汪汪,认为是我因为生病怕死天天哭。其实不是,是因为疼痛疼的。得了病才知道,疼痛会疼得泪流不止。这一周来,一直都是忍着痛不让家属发现,不让他们担心我。但我实在忍不住了,疼得掉泪。”患者的丈夫补充道:“她住院时,当时没有明显疼痛,经常都是笑着面对一切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