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搜索
用无私的手,点燃他人生命之光--加入宁养义工
汕医宁养义工队“尊重生命”海报设计比赛
感想·随笔
[长春]安宁疗护之矛与伦理之盾 (长春宁养院义工 张婷雅)
发布单位: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宁养院 发布时间:2023-1-3

  近日,长春宁养院组织义工学习了台湾“安宁疗护之母”赵可式教授《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– 从医学看生死》慕课视频。这应该是我第一次接触“安宁疗护”这个概念,以前可能仅仅是对“让病人能够更加安详、少些痛苦地离开”有些模糊的认识,甚至我也以为这种方式是一种变相的放弃,让我们不得不在是自私还是残忍中做选择。可是当我了解到了“安宁疗护”之后,这可能就是我觉得最好的折中方式,它并不是消极的治疗,而是更加缓和的疗法,尤其是在医疗无效后,不仅能让晚期病人走得更舒适,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家属们的负疚感和悔恨感。

 

  学习过程中“医学伦理”留给我很深刻的印象。“好心不一定合伦理:可能会有错误的良心。”这句话总体我可以理解,意思是我们可能在治疗晚期病人的过程中在所谓“好心”的驱使下做出的不利于病人的决策,但从细节方面,可能我还需要在之后的学习中增进了解。在生命医学伦理原则中,我觉得“自主”(autonomy) 非常重要,我们应当尊重病人自身的意愿,而不是把医生或者家属的意志强行加入,在他(她) 完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,自己才是第一责任人;换个角度看,医方提出方案,让患者自行决定,他 (她) 做出的选择在原则上是最大程度利己的,也能够提升病人在最后时期的幸福感。

 

  总体来说,通过学习,我对于“安宁疗护”有了进一步的理解,也很支持这种尊重病人权益的疗法。但是,我对于医学伦理有一些问题,希望可以在之后的学习中得到解决:当我们尊重病人的自主权时,如果病人并没有采取对自己身体最优的方案,而是考虑多方因素进行衡量 (比如减轻儿女的经济负担等),甚至可能选择放弃治疗,那在这种情况下,是否与医学伦理的另一个原则“不伤害”,发生冲突了呢,或者是说是否需要出于对病人身体的考虑而干涉这一决定?相信在未来的学习和实践中,我会得到答案。

 

笔者学习安宁疗护相关视频

相关阅读:
网站热门点阅:
[社工活动]姑息医学大会首开先河 社会工作服务成功亮相 (点阅数:372361)
[世界宁养日]传承大医之爱,守望夕阳之美 (点阅数:104162)
[社工活动]2015年宁养社工&义工赴港交流培训团 (点阅数:99877)
[世界宁养日]宁养日社区宣传与观影活动 (点阅数:98257)
[世界宁养日]纪念世界宁养日,“人间有情”送乡村——山西宁养院 (点阅数:84685)
[世界宁养日]生命远行 真情相伴——暨兰州宁养院宣传活动 (点阅数:83359)
[社工活动](课程及讲师)香港医院管理局进修学院 ——「宁养服务」社工人员及资深义工交流课程 (点阅数:81012)
[世界宁养日]缤纷晚霞二十年、人间有爱“宁养”情 (点阅数:50782)
[社工活动]首届『姑息治疗与临终关怀社会工作者资格培训暨继续教育』项目--第十一届全国癌症康复与姑息医学大会 (点阅数:50338)
[社工活动]香港医院管理局进修学院 ——「宁养服务」社工人员及资深义工交流课程 (点阅数:49313)